当前位置:oez.com.cn历史后世如何评价汉昭帝?他有哪些轶事典故?
后世如何评价汉昭帝?他有哪些轶事典故?
2022-09-23

刘弗陵,即汉昭帝,汉武帝刘彻少子,母亲是钩弋夫人,西汉第八位皇帝,在位共13年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,接着往下看吧。

汉昭帝在位期间加强北方戍防,召开“盐铁会议”,罢除榷酒,改革制度,废黜冗官,减轻赋税,实施得当爱民的内外措施,将汉武帝后期遗留的矛盾基本控制,扭转西汉王朝衰退趋势,开启了“昭宣中兴”的良好局面。元平元年(前74年6月5日),刘弗陵因病驾崩,时年21岁,谥号孝昭皇帝,葬于平陵。

历史评价

班固:昔周成以孺子继统,而有管、蔡四国流言之变。孝昭幼年即位,亦有燕、盍、上官逆乱之谋。成王不疑周公,孝昭委任霍光,各因其时以成名,大矣哉!承孝武奢侈余敝师旅之后,海内虚耗,户口减半,光知时务之要,轻徭薄赋,与民休息。至始元、元凤之间,匈奴和亲,百姓充实。举贤良、文学,问民所疾苦,议盐、铁而罢榷酤,尊号曰“昭”,不亦宜乎!

曹丕:夫孝昭,父非武王,母非邑姜,体不承圣,化不胎育,保失仁义之德,佐无隆平之治,所谓生深宫中,长妇手矣,德与体并,智与性成。

曹植:周公以天下初定,武王既终,而成王尚幼,未能定南面之事,是以推己忠诚,称制假号。二弟流言,邵公疑之,发金滕之匮,然后用寤,亦未决也。至于昭帝所以不疑于霍光,亦缘武帝有遗诏于光。使光若周公践天子之位,行周公之事,吾恐叛者非徒二弟,疑者非徒邵公也。且贤者固不能知圣贤,自其宜耳。昭帝固可不疑霍光,成王自可疑周公也。若以昭帝胜成王,霍光当逾周公邪?

李世民:昔汉昭帝之保霍光,魏太祖之明程昱,朕之不德,庶几于此。

李德裕:①人君之德,莫大于至明,明以照奸,则百邪不能蔽矣,汉昭帝是也。周成王有惭德矣,高祖、文、景俱不如也。②使昭帝得伊、吕之佐,则成、康不足侔矣。

苏辙:昭帝享国十三年,年甫及冠,功未有见于天下,其不及成王者亦远矣。天寿虽出于天,然人事常参焉。故吾以为成王之寿考,周公之功也;昭帝之短折,霍光之过也。

司马光:以孝昭之明,十四而知上官桀之诈,固可以亲政矣。

钱时:昭帝甫十四而能明燕书之诈。昔人谓成王有惭德,固矣。虽然,昭帝止于昭帝,而成王进德,遂至学有缉熙于光明之盛。愚于此则深见,天姿虽美不足恃,而学问之功为大也。昭帝享国则固日浅,而成王复辟之年亦方弱冠耳。《洛诰》答周公之语,非大进所学有见于道,能为是言乎。因观三代而下,英君谊辟,非无刚明特达之才,而不能跻之二帝三王之盛者,皆由不学之故。非不学也,不以二帝三王之所学者为学也。非不学二帝三王之所学者也,无二帝三王之佐也。由是言之,成王虽疑周公而周公不负成王,昭帝虽不疑霍光而霍光则有负于昭帝多矣。

洪迈:汉昭帝年十四,能察霍光之忠,知燕王上书之诈,诛桑弘羊、上官桀,后世称其明。

史书记载

《汉书·卷七·昭帝纪第七》

《资治通鉴·卷二十三》

《汉书·卷九十七上·外戚传第六十七上》

《汉书·卷六十八·霍光金日磾传第三十八》

轶闻典故

罢乐淋池

昭帝刚登基时,派人修造了一座淋池,方圆千步。池中栽植分枝荷,号为“低光荷”,池中又有“倒生菱”,池底的泥呈紫色,称为“紫泥菱”。昭帝非常喜欢淋池,常乘文梓之舟,通宵达旦地在这里游玩,并让宫女唱歌,其词曰:“秋素锦兮泛洪波,挥纤手兮折芰荷。凉风凄凄扬棹歌,云光曙开月低河,万岁为乐岂为多。”

到了年底,很多大臣上表谏阻昭帝不要耽于享乐,昭帝接受了群臣规劝,不再贪恋享受。亭台楼榭、鸾舟荷芰也随着时间推移以至朽烂湮灭。

太液黄鹄

始元元年,昭帝八岁,有一只黄鹄(天鹅的一种)飞入建章宫内的太液池中,群臣都认为是瑞兆,便趁机为昭帝上寿。昭帝非常高兴,就赏赐诸侯、列侯和各宗室成员,并作歌吟唱,其词曰:“黄鹄飞兮下建章,羽肃肃兮行跄跄,金为衣兮菊为裳;唼喋荷荇,出入蒹葭;自顾菲薄,愧尔嘉祥。”

悲剧婚姻

霍光掌握朝政大权后,昭帝在私生活上也受到了很大限制。昭帝十二岁时,纳年仅六岁的上官氏为皇后。不久发生辅臣争权,上官父子被诛,皇后因为年幼且是霍光外孙女未被废黜,但经此一变,汉昭帝对皇后越发冷落。其后,霍光为了让上官皇后获得专宠,增加怀孕几率,不许后宫妃嫔进御 ;并命令宫女穿“穷绔”(有前后裆、系带很多的一种内裤,不方便解开),以防范昭帝跟宫女偶生暧昧。 但直到刘弗陵因病去世,上官皇后也未能生育子嗣。

陵墓

平陵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大王村至互助村之间,沿用了自汉景帝阳陵时形成的双重陵园,包括汉昭帝陵园和上官皇后陵园。帝陵与后陵的四周各有垣墙,形成两个形制相似的陵园,西为帝陵,东为后陵。

汉昭帝陵园位于平陵陵园中部略偏东南的位置,外有夯筑园墙,园墙正中各辟一门,有“三出”门阙。平陵东南是汉昭帝“徘徊庙”遗址,东侧是陪葬墓群,据文献记载,陪葬平陵的有夏侯胜、朱云、窦婴、张禹等,但具体名位难考。

2014年,考古人员在汉昭帝平陵,发现陵庙等建筑遗址7处、外藏坑1288座、祔葬墓8座,以及寝殿、便殿等礼制建筑。